<rt id="osasw"><small id="osasw"></small></rt>
<rt id="osasw"><center id="osasw"></center></rt><acronym id="osasw"><small id="osasw"></small></acronym>
<rt id="osasw"><small id="osasw"></small></rt>
<rt id="osasw"></rt><rt id="osasw"></rt>
<sup id="osasw"></sup>
您好,歡迎訪問厚學網!

我前妻的故事:初中肄業生從月薪800元到年薪40萬

分類:科技前沿 瀏覽數:41 2019-02-22 01:44 盧松松博客 盧松松博客 編輯: 厚學

我認識她是在08-09年的時候,那時候,我和朋友開了一家技術咨詢公司。后來,有一家做積分之類的網站找到我們,說他們的系統穩定性太差,問問我們能不能解決。當時那家公司離我家比較近,就由我主力負責。

那家公司人不少,不過做技術的只有幾個人。跟我接洽的主要就是我前妻和另外一個小伙子。談了一段時間的方案,后來,我開始介入他們的開發流程,當時我前妻負責的內容最多,所以跟她打交道很多。

她代碼寫得有點亂,所以,我就問她是什么出身,她就說是某大學畢業,后來上了北大青鳥的培訓班學的編程。

我們業內一般都喜歡嘲笑培訓班出來的學生,有幾個原因:

求職簡歷都寫的完全一樣。你第一次收到某培訓班的學生的簡歷,可能感覺還不錯,懂的東西不少,參與的項目也有點意思,說話也頭頭是道。然后,你發現后面30份簡歷都幾乎一模一樣的時候,你就會想說,簡歷這個樣子的我一個也不想要了。

缺乏自學能力。很多人就是因為覺得沒有自學能力而去了培訓班。去了以后覺得讓我學會的任務,是老師的。這樣的學生,即使最后學會了老師教的一切,往往也是廢的,因為稍微變化一點的東西就學不會。

不懂得任何的良好編碼習慣、調試、調優技巧。培訓班的老師們把課程全部都灌輸給學生已經夠困難了,這些自然就是奢談。當然,國內大部分大學教出來的學生也是這樣的。這些東西太龐雜,太繁瑣,靠看書和老師教很難習得。必須看自己不斷的去做東西,在過程中,不斷的改進自己。

很多老師和培訓機構為了追求就業率,傳授各種簡歷面試技巧,甚至不惜幫助學生作弊。統一教出來,所以簡歷和說話都是一個味道。

因為無知而狂妄。

我個人從來不會天生鄙視任何一個從培訓班出來的學生,但是,對這種現象,對不能跳出來的人,自然也沒有什么尊重。她倒是有點不同,對我特別客氣,什么都在問,什么都想知道。我對所有可以虛心學習,并且有一定悟性的人,都很友善。

我就發現她最大的問題,還在于完全不懂好的編碼習慣是什么,甚至到了基本上完全不用函數的程度。

她當時在那家公司寫ASP,代碼都是面條代碼,一個頁面可以到幾千行,但是一個函數都沒有。自然遇到了問題也不知道怎么解決,也沒有任何簡單的調試技巧。更重要的是,找到了問題,改起來也經常出問題。

于是,我就開始教她什么是函數,什么是抽象,為什么代碼要工整,為什么要縮進對齊。

這些東西她慢慢學會了以后,代碼質量就提高了很多,出的問題也越來越少。

她很高興,說要請我吃飯。我當時收入高她很多倍,當然不會讓女孩子請我吃飯了,于是就我請她吃飯。后來,慢慢的交往越來越多,后來就在一起了。

在一起以后,她才告訴了我很多她以前的故事。

她老家在一個農村,父母務農,姐姐從小去北京打工,哥哥也都在外地打工。她小學成績還不錯,到了初中,上學也沒有心思。結果初中沒上完就輟學了,在家里務農。幫父母做做飯,放放羊,做些農活。

到了16-17歲,她姐姐回老家的時候說,小丫頭這么小就在家里務農就廢了,既然不上學就跟我去北京打工吧。

她就這樣來了北京。她姐姐剛嫁了一個本地男人,生了孩子,她來北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幫姐姐帶孩子。1年后,孩子上了幼兒園,她和姐姐一起在門口的小飯館,招待所打工,端盤子,洗床單,鋪床單等等。

后來,她姐覺得要學一門手藝,于是去了理發店打工。因為她姐學得很快,又很會來事兒,慢慢的就成了理發店的頂梁柱,也成了女老板的好朋友。

然后有一天,理發店的女老板,問她姐想不想自己來開店。她姐其實很有野心就答應了,回家兩口子湊了點錢,借了點錢,把店盤了下來。

然后,她就跟著她姐一起學理發。

這是北京胡同里面的一家小理發店,客戶都是周邊的住戶,大爺大媽為主。她在這樣的理發店里面做學徒,月工資也就是800塊錢,住在姐姐家里。

有一天,來了一個小伙子理發,這小伙子穿的西裝筆挺,背一個干凈的公文包,看起來很精神。她很少見這樣的顧客,就攀談起來。小伙子說自己是北京工業大學畢業的,畢業以后,上了一個北大青鳥學編程,現在寫程序一個月可以掙8000。

她當時就傻了,整個胡同里面都是些北京糙老爺們,都是做一些扯淡的事情,她還沒見過正經上班,而且掙錢那么多的年輕人。

她就問了一個改變自己一生的問題,她問,我初中都沒畢業可以去學編程么?那小伙子說可以。

于是,雖然她從來沒有碰過電腦,雖然她不知道什么是編程,但是她已經有了一個理想,那就是做程序員,一個月掙8000塊錢。

她跟姐姐商量,她姐說,你初中都沒畢業,腦子不好使,學不會的,程序員都是聰明人做的。她其實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學會,但是8000塊錢太誘惑了,就繼續死纏著她姐。

最后,她姐夫問,學北大青鳥要花多少錢。她說,買電腦需要8000,學習需要1萬。她姐夫就說,這些錢咱們有,既然丫頭有這個想法,咱們就讓她試試吧,萬一學不會電腦也沒有糟踐,咱們可以自己留著玩游戲看電影。她姐拗不過這兩個人的意見,最終同意了。

于是,家里買了一臺,報名上了北大青鳥。

她說,第一次上課的時候,老師課后說,請大家把今天的資料用u盤拷走,然后關機下課。她悶了一天,終于跟旁邊的人說了兩句話,一句是問什么是u盤,一句是問怎么關機。

半年后,培訓結束,她開始找工作,費盡千辛萬苦,找到了第一份工作1800,干了不到三個月被開除,因為不會的東西太多。第二份工作,2000塊錢,也沒干完三個月。

我認識她的時候,這是她的第三份工作,勉強做下來了,雖然代碼寫得不夠好,但是畢竟沒有被開除。當時她一個月掙2400塊錢。

我當時就問她,2400固然比800塊錢多,但是做學徒包吃包住(雖然是在她姐家,但是去別家也差不多),800花不了多少,而且干滿1年多2年的話,工資差不多也能漲到2-3000多。程序員其實也還好吧。

她就說,她找到第一份工作的時候,就買了白襯衣、西褲、小皮鞋,感覺自己是一個白領。以前理發,端盤子,都像是伺候人的活,而且她覺得自己現在本事不大,掙少點合理,未來一定可以掙到8000元。

后來,她所在的公司跟我們公司扯皮,想賴掉咨詢費,甚至拿我和她談戀愛說事兒。我的合伙人去起訴了那個公司,我們贏了,拿回了咨詢費。我跟她說,這公司太扯淡,哪里都有好工作,就讓她辭職了。

后來,我告訴她PHP比ASP市場大,她就開始跟我學了一段時間,然后找了一份新工作,掙到了4000多一個月。

后來,我們結婚了,她懷孕了,生了我們家小寶貝郝依然。斷奶以后,她想去上班,希望我能幫她找一個收入可以提高,而且可以鍛煉的自己水平的工作。

我當時就問了問朋友們,我有個好朋友老劉當時在某家公司負責技術,他正好缺人。我就把我前妻的情況跟他說了下,他說,咱們關系雖然好,你能不能坦率的說,你老婆的水平到底如何。我說,PHP是初學,以前寫過幾年ASP,水平一般,經驗還不夠,但是好處是非常聰明,而且非??蠈W。

老劉說,可以讓她來吧,但是我先說明白,即使是你的老婆,我該批評該罵也不會手軟的。你們要想清楚,別到時候被我罵哭了,又走掉,就浪費大家時間精力了。

我就跟我前妻說明了情況,老劉技術很好,對人也很嚴格,在他手下工作成長會很快,但是他性子特別直,不會因為我們的關系就對你特殊照顧,如果你不能努力的話,很可能就沒辦法站穩腳跟。

結果她信心滿滿地答應下來了。

然后第一天下班,她到家就抱著我哭,我說咋了,她說,老劉罵人太狠了,要求太高了,她哭了一整天了。

我說,那就算了吧,哪里找不到一份工作呢。

她說,不,我覺得老劉罵得對,這樣對我嚴格要求我會成長得很快的。

于是,每天回家都是哭,但是越來哭的越少。

有一天,我打電話問老劉,問問她做的如何。老劉說,基礎真是差,但是人也真是好學,怎么罵都是只是哭,從來不發脾氣,哭完了認認真真做事情,做完了才走。轉正后,她工資到了6000。

到今天老劉和我前妻都還是好友。

又過了一兩年,我在北京的創業失敗,要去上海的盛大工作。她也要跟我一起去上海。老劉他們公司非常舍不得她,甚至給了她繼續遠程工作的權限。但是因為網絡延遲的問題,工作起來非常不便,最后還是辭職了。

她沒了工作以后,情緒很不好,也經常很無聊,我們經常吵架。我就跟她商量,與其現在找工作,不如趁機學習iOS開發,行業正在起步,機會非常多,容易高薪,而且現在學可以跟很多資深的程序員站在同一起跑線上,非常合算。

她后來就聽了我的在家里學習,但是可能還是缺乏環境而且對iOS信心也不足,她學的非常慢。

后來又一次有一個朋友約我喝茶,我就拉她去。那個朋友就一根勁的跟我訴苦,iOS程序員不好找,價格已經開到上萬了,還沒找到程序員。

我們就一起聊了下這個項目,項目本身挺有意思,但是因為一直找不到合適的人,基本上停工待料,空轉之中。我就暗暗捏了一下她的手。

然后,我說,我老婆做iOS做的還不錯,不過最近一直在幫我做一個朋友的外包項目,走不開,要不然一個月以后項目結束后,讓她來幫你吧。那個朋友非常高興。我就繼續問,如果她過來,你可以開多少。他說,你說個價格吧。我說1萬2吧。那個朋友答應了。

回家,我問她,一個月1萬2,工資翻一倍,你學習有動力了么?

她說,太有了,我保證可以學會。

一個月以后,她去上班,興高采烈的。不過下班回來,她說項目好復雜,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搞定。我也有點擔心。過了幾天,她說,我們老板想請你吃飯,今天晚上下班你來接我吧,我們三個一起吃個飯吧。

我心說,難道是干的不好,要被開除了么?

到了那里,寒暄了幾句,我就怯怯的問,她做的如何?她老板非常高興地說,太好了,之前拖了幾個月完全沒有進展的東西,現在全都動起來了,簡直是我的救星。

后來又過了1年多,我們兩個感情越來越差,漸行漸遠,慢慢的感情不在,最后離婚了。

離婚后,她回到了北京,在朋友的介紹下,進了360,月薪1萬5。當時360她所在的部門,大多數人都來自微軟,至少是4-5年年資的程序員。她是技術最差的,不過人緣不錯,也很好學,很快就站穩了腳跟。

一年多以后,很多同事跳槽,都紛紛拉她去,最后她跟著一波同事去了另外一家目前如日中天的公司,月薪1萬9。

再后來,干了一年多后,她有跳槽到了另外一家BAT級的公司,年薪40萬。

點擊分享到:

版權與免責聲明:

凡未注明"稿件來源"的內容均為轉載稿,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;如轉載稿涉及版權問題,請作者聯系我們,同時對于用戶評論等信息,本網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;
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288suncity.com/news/2019/02/22/923293961.html

轉載本站原創文章請注明來源:厚學網

德宏| 漯河| 五家渠| 遵义| 四川成都| 神农架| 亳州| 禹州| 辽宁沈阳| 临猗| 天水| 柳州| 内蒙古呼和浩特| 漳州| 临沂| 雄安新区| 新乡| 黔西南| 莱芜| 鹰潭| 绵阳| 中卫| 上饶| 安顺| 宁夏银川| 嘉峪关| 武安| 石河子| 随州| 文昌| 邢台| 辽源| 滨州| 林芝| 张家界| 赵县| 桂林| 石河子| 临汾| 黔西南| 遵义| 内江| 泰安| 庄河| 焦作| 日喀则| 包头| 六盘水| 宜都| 张掖| 阿克苏| 丽水| 偃师| 固原| 大兴安岭| 铜陵| 海丰| 周口| 漯河| 鹤壁| 包头| 马鞍山| 东阳| 基隆| 辽源| 昌吉| 宁波| 洛阳| 阿拉尔| 恩施| 宁波| 铁岭| 赵县| 漯河| 新疆乌鲁木齐| 资阳| 宜都| 揭阳| 海南海口| 桂林| 秦皇岛| 陕西西安| 辽宁沈阳| 铜川| 台中| 承德| 张家界| 玉树| 鄢陵| 绵阳| 芜湖| 亳州| 文山| 晋中| 海南海口| 抚顺| 邢台| 咸阳| 陵水| 玉环| 福建福州| 武安| 绵阳| 德清| 通化| 甘肃兰州| 贺州| 延边| 海西| 吴忠| 广西南宁| 荆州| 自贡| 梅州| 咸宁| 攀枝花| 乐平| 海安| 青海西宁| 四平| 余姚| 菏泽| 临沂| 金坛| 江门| 宜都| 海西| 江西南昌| 淄博| 绵阳| 大连| 营口| 池州| 浙江杭州| 泰兴| 济南| 宜春| 偃师| 张北| 云南昆明| 日照| 马鞍山| 甘肃兰州| 昭通| 龙口| 昌吉| 张掖| 临沧| 保定| 日土| 红河| 江门| 澄迈| 秦皇岛| 顺德| 禹州| 阿勒泰| 黄南| 黔南| 日照| 佛山| 漯河| 邹城| 株洲| 商丘| 安阳| 阿坝| 德阳| 信阳| 绥化| 广汉| 济源| 常州| 新泰| 雄安新区| 温州| 和县| 烟台| 新沂| 湘潭| 眉山| 东台| 乐清| 湖州| 鄂尔多斯| 河南郑州| 济宁| 澳门澳门| 海西| 龙口| 鄢陵| 无锡| 吉林长春| 灌南| 临汾| 长垣| 东营| 梅州| 淮北| 汝州| 枣庄| 潜江| 十堰| 阿坝| 基隆| 天长| 海南海口| 锡林郭勒| 金昌| 湘西| 荆州| 扬州| 嘉峪关| 昭通| 兴安盟| 江西南昌| 大丰| 宝应县| 海西| 秦皇岛| 绥化| 义乌| 河北石家庄| 东方| 库尔勒| 台北| 馆陶| 景德镇| 扬州| 乐平| 明港| 滁州| 盘锦| 仁怀| 驻马店| 遵义| 五家渠| 大同| 渭南| 镇江| 牡丹江| 宜都| 天水| 朔州| 庆阳| 湖南长沙| 诸城| 泰安| 河池| 高密| 平凉| 徐州| 万宁| 中卫| 石河子| 丹阳| 神农架| 乳山| 海宁| 鄂尔多斯| 南平| 扬中| 淮南| 高雄| 黄山| 荣成| 遵义| 葫芦岛| 平凉| 克拉玛依| 大兴安岭| 安庆| 盘锦| 赤峰| 酒泉| 天水| 武安| 清徐| 高雄| 丽水| 漳州| 西双版纳| 武安| 永康| 吉林| 泉州| 甘南| 云南昆明| 安阳| 诸暨| 宜春| 单县| 库尔勒| 百色| 阿克苏| 双鸭山| 七台河| 渭南| 甘孜| 宿迁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