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是造車新勢力的元年,也是大部分造車新勢力滅亡的一年,奇點汽車作為造車新勢力的一員,身處車市寒冬的季節似乎并不好過,旗下首款量產車型奇點iS6的上市時間也是一拖再拖,期間還有傳聞稱奇點汽車已經倒閉,不過今日有消息稱,新能源汽車營銷及品牌管理專家趙強將正式加盟奇點,將擔任奇點汽車首席戰略和品牌發展副總裁。


據了解,趙強曾擔任互動新能量電動科技(聯合電動)銷售及市場副總裁、紅點新能源聯合創始人&CEO,是國內最早一批投身新能源汽車市場化的從業者,而趙強加盟奇點汽車,將全面負責奇點汽車戰略規劃、產品及品牌工作,并直接向CEO沈海寅匯報。

對于趙強的加入,有業內人士分析稱,沈海寅似乎也發現了造車還是需要看產品品牌的,但目前并不能解決奇點汽車所遇到的問題。

驚人想法嚇壞行業大佬

作為奇點汽車的CEO,沈海寅曾提出想做一家互聯網企業而非汽車企業的思想,其表示奇點汽車和小米一樣,不會從硬件上賺錢,只會從軟件和服務上賺錢。該想法一經傳出,便引起一片嘩然,現在的造車新勢力都是互聯網企業,但還沒有哪位大佬敢認同沈海寅的想法。造車是門技術活,它牽涉到多個產業鏈,各產業鏈之間的關系也十分復雜?,F有的汽車品牌中,大多以產品力為賣點,蔚來ES8光在外形設計上就花費了大量精力。奇點汽車想要顛覆該觀念,在汽車產業使用“小米模式”,顯然不切實際。


資金短缺成致命傷

2018年12月初,網上傳言奇點汽車自9月起已拖欠員工工資3個月,或已經陷入資金不足的困境。對于造車新勢力來說,“燒錢”已經成為了它們的代言詞。根據資料顯示,奇點汽車已經完成了C輪融資,加上前幾輪共融資70億元,與蔚來汽車懂事長李斌提到的200億造車門檻相差甚遠,而奇點汽車最后一次的融資時間是在2018年4月25日,金額為30億元人民幣,綜合其他造車新勢力的“燒錢”速度來看,似乎與網上曝出的出現資金困難的時間不謀而合。


另外,在網上曝出拖欠工資后的12月26日,安徽省商務廳發布的《銅陵經開區全面推進奇點汽車項目建設力爭取得實效》,從側面證實了網上的傳言。公告中表示“加大戰略投資者的引進力度,加緊籌措后續建設與研發資金,加速推進安徽奇點公司工廠基地的建設進度?!?/p>

量產車交付難

在我國,想要造車必須要擁有造車生產資質,但我國對于新能源車企的準入審查極為嚴格,眾所周知,時至今日,僅有少數車企拿到了資質,而能夠拿到這一紙資質的新造車品牌更是寥寥無幾。大部分都采取了代工的做法,其中蔚來汽車就是最典型的代工生產新勢力。2018年的北京車展上,奇點汽車宣布與北汽新能源達成戰略合作關系,后者將負責奇點iS6的量產工作,但計劃在2018年10月底量產交付的奇點iS6卻延長至2019年春節前后,顯然是受到了之前網上傳言的資金問題的困擾。

總體來說,奇點汽車需要解決的問題有很多,相比其他造車新勢力,奇點iS6早在2017年4月13便于大家見面了,雖說是預覽版,但至少讓大家看到了實物,不過經過了快兩年的時間,奇點iS6的量產落地卻依然沒有實現,用戶越長時間的等待,就是對品牌越大的失望,況且現如今實現量產的新勢力已經有幾家了,行業間的競爭力正在加劇,此時來了一個趙強就想扭轉局勢顯然是不太現實的。